【余以为】乐见反孔联盟遭撕裂,悲观同性婚无姻,后果超乎想象!

栏目:同性恋暨同性婚姻
发布时间:2015-06-29 09:03:58
标签:
余以为

作者简介:余以为,自由撰稿人,现居广东。

 

 

乐见反孔联盟遭撕裂,悲观同性婚无姻,后果超乎想象!

作者:余以为

来源:志仁儒学 微信公众号

时间:孔子二五六六年岁次乙未年五月十三日乙亥

           耶稣2015年6月28日

 

 

 

  


美国最高院判决同性婚姻合法,使中国自由派与基督徒分歧公开化,本文幸灾乐祸,趁机撕裂二者的“反孔同盟”。

 

自由派和基督徒平素喜好假借当代美国打压中国传统,今次同性婚姻判决,暴露了他们的浅薄。美国虽然是发达国家,却从来不是成熟社会。美国社会变动不居,幅度之大远超战后欧洲国家,仅次于中国,而且美国正在背离“反孔同盟”所鼓吹的美国本质:白人、新教、个人主义。

 

美国目前或许还算是个基督教社会,但联邦机构一直在淡化基督教色彩。这次美国最高法院判决书引用孔子和西塞罗的话,即是一例。作为少数派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提出反对意见时,明明是捍卫耶教立场,却已然不敢引用《圣经》话语,那是美国政坛禁忌。

 

中国基督徒议论时政,引用《圣经》毫无愧疚,自由派也不抗议,这是全球仅见的中国特色。《中国基督徒…。的抗议声明》那样的毫不避讳政教分离原则的文字,也只有中国基督徒才写得出来。该文点出了“修齐治平”的重要性,值得嘉许,但是显得空洞,还不如美高院判决书引用孔子的水平高,大概作者也不知道近代欧洲启蒙派援引儒家经典对耶教造成的创伤。

 

约翰•罗伯茨捍卫基督教立场,绕道州权,以婚姻定义权在州为由,反对联邦法院僭越。中国人可能未必理解,需要补充一些美国史知识。

 

美国独立战争是英国宗教改革以来两百年教派斗争的延续。北美主流是光荣革命之后落败的清教徒,并且获得英国国会中的辉格党人同情。美国独立宣言中写道:“没有王,只有耶稣是王!”(NoKings but King Jesus!)。清晰体现清教徒的立场。

 

独立时各州主流教派很不一样,大部分州以清教徒为主,也有些州英国国教派占主流,有些州天主教占主流。为了把教派不一的各州联合成一体,美国联邦建立时刻意去除宗教色彩,《联邦宪法》没有一个宗教意谓的正面词汇,明确排除宗教干扰的倒有不少。相对而言,美国独立时是以为十三州为单位各自独立,州权与教权结合得比较紧密。

 

美国虽然是两党轮流执政,但是州权一直在萎缩,基督教的影响力也一直在萎缩,两者不重合,但是相互关联。而美国社会用以压制基督教的思想资源,还是两百年前欧洲启蒙运动援引的东方的儒家与古代的希腊罗马哲学。这次美国最高院判决书引用的孔子和西塞罗,正是两位旗帜性人物。在此顺便呼吁:中国启蒙派认祖归宗。

 

正如中国自由派偏执地反孔,美国自由派也在偏执地反耶。美国自由派虽然引用儒家资源,儒家未必要与美国自由派持同一立场。儒家学者曾亦撰文抗议美国最高院误会孔子。其实,“婚姻是政治之本”不算误解,只是用的场合不太对劲。倒是美国高原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抓住了关键——婚姻定义权。

 

婚姻是古老的习俗,地球上各个古典文明都有相似的婚姻形态,但是西方婚姻定义权早已被基督教所攫取,当代中国没能幸免。

 

传统婚姻本来是合两姓之好,难免“沾亲带故”,基督教把婚姻变成单纯的一男一女结合,隔断了父母兄弟关系,弱化了子女关系,还把配偶形式单一化。中国不是耶教社会,却不幸被强加了一副耶教《婚姻法》。耶教《婚姻法》不仅跨越了1949,而且文革期间仍然生效,要知道当时连宪法刑法都遭搁置。

 

美国最高院的判决,挑战了耶教的婚姻定义权,这是好消息。坏消息是同性婚姻合法的后果,超乎想象。美国人的传统是单一的耶教,美国自由派反传统,最顺手的是跟耶教反着来:你耶教规定一男一女,我自由派就允许两男、两女。耶教的反驳软弱无力,约翰•罗伯茨洋洋洒洒29页纸,多半是些程序问题,或者诉诸传统。

 

孔子把婚姻的重要道理讲得清楚明白:“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天地不合,万物不生。大昏,万世之嗣也。”耶教不能不能讲后果,因为人是神创的,绝嗣之后可用泥巴再捏。耶教只能讲道德,要“重视家庭”。同性恋者迫切要求婚姻权,不就是“重视家庭”吗?

 

同性婚姻的冲击,其实并不在家庭,而是社会交际。同性婚姻合法化,意味着同性恋公开化、正当化。注意非罪化与正当化的区别。非罪而不正当,是确保同性恋隐秘地存在,不影响普通人生活。

 

正常的异性恋和异性婚姻,造成两性相对的交际隔离,即所谓男女有别。即使男女同校、同工,也难免出现自发的一定程度的两性交际隔离。无论支持还是反对,这是客观存在的现象。男女有别确有不利一面,所谓性别歧视的种种表现并非虚构,但男女有别,也有明显的收益,利于创建和巩固婚姻家庭。现代社会刻意淡化男女之别的代价也明显,不仅婚姻门槛高,守住婚姻更难。暂时看来这个代价还可以承受。

 

男女有别是异性恋的相应代价,那么同性恋公开化的代价就是同性疏离,交际恐慌。试举一例,同性友谊莫过于胞泽之谊,军人胞泽之谊是以性命风险换来的。如果军队盛行同性恋,军人之间无数情侣,和无穷的骚扰与被骚扰,这样的队伍怎能生死与共?孔子说:“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婚姻疏数之交也。”同性恋公开化之非礼,或许无伤于男女父子兄弟之亲,必将重创婚姻疏数之交,于是熟人社会无法构建,信任关系解体,社会面临崩溃。

 

过去有人笑谈:中国人救社会主义。现在有人疾呼:中国人救基督教。未来很可能:中国人救美国社会。

 

责任编辑:葛灿灿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美狮彩票 - 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 凤凰体彩app_首页